<code id='F6BF0BFBC6'></code><style id='F6BF0BFBC6'></style>
    • <acronym id='F6BF0BFBC6'></acronym>
      <center id='F6BF0BFBC6'><center id='F6BF0BFBC6'><tfoot id='F6BF0BFBC6'></tfoot></center><abbr id='F6BF0BFBC6'><dir id='F6BF0BFBC6'><tfoot id='F6BF0BFBC6'></tfoot><noframes id='F6BF0BFBC6'>

    • <optgroup id='F6BF0BFBC6'><strike id='F6BF0BFBC6'><sup id='F6BF0BFBC6'></sup></strike><code id='F6BF0BFBC6'></code></optgroup>
        1. <b id='F6BF0BFBC6'><label id='F6BF0BFBC6'><select id='F6BF0BFBC6'><dt id='F6BF0BFBC6'><span id='F6BF0BFBC6'></span></dt></select></label></b><u id='F6BF0BFBC6'></u>
          <i id='F6BF0BFBC6'><strike id='F6BF0BFBC6'><tt id='F6BF0BFBC6'><pre id='F6BF0BFBC6'></pre></tt></strike></i>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一路向北小说》最新章节。

          姨妈出国的这两年多,她的这幢别墅就委托给小梅管理。

          哇~~淫荡老婆竟然还要和牛蛙做爱!我脑海裡顿时出现了一幅非常变态的景像:老婆把牛蛙的大舌头吸进嘴裡和牛蛙激烈地舌吻,然后把比手掌还大的牛蛙整隻塞进淫穴、子宫,还有屁股裡面。玉影见我发呆,使劲地掐了下我的腰肉,把我从幻想裡惊醒:「在发什麽呆呢?快去给我挑牛蛙,别忘了要大的。

          对了,母的不要。

          」老板见我们挑了一条大鲤鱼,又要买牛蛙,高兴坏了:「哈哈!您这位漂亮的妻子真有眼光,这盆牛蛙基本是放养,直接吃昆虫,很少吃饲料的,非常有营养。

          」听完我乐了,轻声对玉影说:「哈哈!要是他知道,你是买牛蛙做老公,不晓得他会什麽表情?」玉影白了我一眼,微笑著说:「那我就告诉他。

          我也想看他吃惊的模样,我还想让他也当我老公,和他的牛蛙一起来操我。

          一路向北小说路上玉影一边走一边说:「回想起刚才老板的样子,嘴巴张得像能吃下个大鸭蛋的样子,我就觉得好笑,哈哈哈!」我连忙附和:「是啊!哈哈哈……对了,你是怎麽对他说的?」玉影用刚才对看鱼老板一样妩媚的眼神看著我:「我对他说:『我老公是来买鲤鱼、牛蛙回去给我,也就是他老婆交配下种的,所以都要公的。

          』你老婆淫荡吧?我现在就忍不住了。”当我和梨上校用钥匙打开铐在审讯台四脚的镣铐时,哗哗啦啦的泼水声和低微的呻吟声证明阮氏云已经苏醒过来。

          当梨和我押解着潘文瑾和黎氏卉刚刚离开的时候,里面又一次响起阮氏云凄厉的喊叫声,我知道他们又在拷打她了,不知道这次是用了什么样的刑罚,是继续用火烙她的阴部,还是往那里灌进辣椒水! 在隔壁的刑讯室里没有刚才看到的那样复杂,只有一台刚才已经见识到的电刑器和旁边摆放的几根型号各异的棍棒,首先受刑的是潘文瑾,我看着他一件件把她的衣裳扒得精光,身体呈大字绑在那张可以旋转和升降的刑床上,接着合上了电闸。

          潘文瑾不像阮氏云那样沈默,好象有些神经质,刑讯自始至終都在她的嚎叫中断断续续地进行。

          特別是当梨上校把電极夾在了她的乳头和阴核上时,她发出的声音近乎歇斯底里。

          这次的电刑可不是像刚才给阮氏云上得那样只是激发女犯的性欲的电刑,而是货真价实的电刑!当电流的指示曲线一直上升到涂满红色的区域时,潘文瑾那被捆緊的身子一下子反弓起來,头颅拼命的后仰,手指张开又握紧,脚背极度的泵直,脚趾向前抠,像微波炉里正在加热的活鱼。

          梨上校对给女犯施用电刑很有经验,他知道怎样能使受刑的女犯痛苦不堪而又不至于电死人的分寸,他一会把电压提高到接近一百千伏,使得潘文瑾的乳头和阴户发出噼噼啪啪电火花,一会又把电流提高到一百毫安水平,使得插入阴户的电棍子频频进进出出。

          用电刑在梨上校不紧不慢地掌控中持续折磨着潘文瑾,而且他还不时解开潘文瑾的束缚发泄一下,筋疲力尽的潘文瑾身体软的像面条一样,即使没有绳索捆绑也根本没有力气反抗了,只得任凭梨上校任意所为。

          面对这样的场景,面对这样一丝不挂的美女,任何男人都会有反应,所以我也侵犯了她,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亲密接触。

          潘文瑾的密道很窄,皱襞也很多,很能刺激男性的那里,估计在此之前应该还是一个处女,至少是没有生育过。

          一路向北小说当我发泄完离开她的身体以后,梨上校又一次把潘文瑾绑好。

          电源再一次打开,她又一次发出像火车汽笛的叫声。这次梨上校并不是像以前那样单纯地刺激她的阴户和与之接近的黏膜,而是色迷迷地分开潘文瑾的花瓣,把一支细细的电棍探了她的尿道,然后告诉我合上电闸,潘文瑾嗷的狂叫一声,尿液一下子喷出有兩米多远。

          包括拷打阮氏云在内的刑讯时间已经超过两个小时,梨上校可能是有些累了,我开始接替他的角色,当我把那两颗粉里透红的蓓蕾捏在手里,看到那被电极夹过地方烧灼的烙痕时,当我分开那挂满玉露的花冠,暴露出那颗被电击过无数次的玛瑙时,当我看到她那俊美的瓜子脸上悬挂着晶莹的泪珠,用哀惋的目光注视着我的手时,我的内心真的是矛盾极了。

          如果我拒绝,梨上校肯定会把我赶出去,而且还会把我参与刑讯的事情报告给西贡的美军顾问团,也许还有驻越的美国使馆,那时我可能会被驱逐出境,报社也可能因此解聘我。

          面对实际的压力,道德的藩篱是脆弱的,我开始为自己的暴行寻找借口,最终冠以堂而皇之的理由。

          毕竟这是战争时期呀,今天她们是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可是昨天呢?可能就是我们的敌人,还有那些隐藏在秘密地方的恐怖分子,如果她们手持武器,不是照样杀我的同胞吗?战争有它独特的法则,不是同盟者就是敌人,如果不用酷刑她们能招供吗?我没有必要自责,更没有为这一切负责的必要。

          所以当梨上校让我施刑时,生理上的愉悦和道德上迷茫使我心安理得地加入进去。

          电击下的潘文瑾一次次绝望的哭喊,但最后终于还是在谵语中供出了梨上校所希望的东西。

          接下来就是黎氏卉了,梨上校真的没有一点人性,当我们把犁氏卉剥得一丝不挂倒着吊起来时,他竟然用旁边的各种粗细的木棍反反复复地插她的下体,有的木棍前端还镶嵌有铁刺和猪鬃!把我连摸都舍不得的那里被插得血肉模糊,最后梨上校还强奸了她,并且用绳子捆住她的乳尖,把她活生生地吊在房梁上。

          那对被身体重量拉得长长的乳头和乳晕,那扭曲变形的雏乳,那撕心裂肺的喊叫,那流淌着鲜血的阴户,那撕裂的大小阴唇,还有潘文瑾那被木棍前面铁刺挑起来的阴蒂,至今都在我脑海里萦绕。

          特别是后来我得知在刑讯后的黎明黎氏卉就羞愤的撞墙自尽了的消息时,我觉得就是我亲手用最残酷的手段杀死了她。

          在新世纪初,我又一次回到了那里,一切都变了,原来的女子监狱不见了,已经被新盖的僮僮楼宇所替代,没有留下一点遗迹,阮氏云那位坚贞不屈的女英雄不知是否还在人世,在惨无人道电刑下坚持很久最后崩溃的潘文瑾听说最后死于她的战友之手,梨上校在西贡沦陷后化装逃到岘港,在坐小船渡海逃亡马尼拉的途中溺水身亡,悲愤自杀的黎氏卉也被污蔑为叛徒,她的家人在北越对南越的社会主义改造中相继去世。

          那场战争已经过去三十年了,意识形态的堤坝也已经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土崩瓦解,但是谁又为那些战争中被暴虐、被凌辱的女性伸冤呢?她们在战争中受到的苦难是男人难以忍受的,就如同苏联的卓亚和中国的江姐一样。

          生命当中,注定有些往事是你无法忘掉的,既然无法忘掉,那我就把它写出 来,让大家都来分享! 1999年的时候,我高考落榜了,整天在家乡那个小县城里游荡,父母都 对我很不满意,而且家里的经济不怎么好,我成了吃闲饭的,自然整天都要挨父 母的白眼。

          可能大城市里生活的朋友不能理解,要知道在我们这些小地方的贫困人家里 并没有多少亲情可言,如何生存下去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事。

          那个时候是夏天,我害怕过夏天,过于炎热的天气让女人们暴露出太多的身 体,整个夏天我都无法掩饰自己的欲望,那时我刚好18岁,正是欲望最强烈的 时候,为此我很难受。

          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后,天气开始凉快了,刚好那时我的一个朋友老五打电 话来让我到珠海去找他。

          老五其实不是排行第五,而是他的名字里有个武字,大家都叫他老五。一路向北小说这小 子高一时是我同学,成绩狗屁,打架倒厉害,两年前和一个校外的流氓打架,把 人砍了一刀,就跑到珠海去了,听说在外面还混得不错,我一合计,也想到外面 的大地方去闯一下,好过在家里混日子强,就和老爸老妈一商量,他们二话没说 就同意了。

          因为那时流行到广东打工,我们那里的农村有一小半的年青人都在沿海一带 混。

          走的那天,我并不是一个人,那时老五打电话来让我带着他妈一起去珠海找 他,说是让我路上好照顾一下他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二龙湖浩哥之狂暴之路

          俺去野俺来也五月天tu

          明星大侦探第6季

          探灵档案 电影

          婷婷开心网

          死侍电影在线观看

          本页面更新于2021-11-26 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