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7BB8D710E9'></code><style id='7BB8D710E9'></style>
    • <acronym id='7BB8D710E9'></acronym>
      <center id='7BB8D710E9'><center id='7BB8D710E9'><tfoot id='7BB8D710E9'></tfoot></center><abbr id='7BB8D710E9'><dir id='7BB8D710E9'><tfoot id='7BB8D710E9'></tfoot><noframes id='7BB8D710E9'>

    • <optgroup id='7BB8D710E9'><strike id='7BB8D710E9'><sup id='7BB8D710E9'></sup></strike><code id='7BB8D710E9'></code></optgroup>
        1. <b id='7BB8D710E9'><label id='7BB8D710E9'><select id='7BB8D710E9'><dt id='7BB8D710E9'><span id='7BB8D710E9'></span></dt></select></label></b><u id='7BB8D710E9'></u>
          <i id='7BB8D710E9'><strike id='7BB8D710E9'><tt id='7BB8D710E9'><pre id='7BB8D710E9'></pre></tt></strike></i>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电影 男主角 易》最新章节。

            " 阿成,我们要走了,谢谢你们照顾我岳母。

          」我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其实内心早就狂呼不已。春菜闻言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有什么不妥,三下五除二就将少女白皙纯洁的娇躯裸露在了我的眼前。

          虽然美肉就在眼前,但我没有心急,再次发动了烙淫瞳:「母狗春菜,你现在全身都是敏感带,而且敏感度提高十倍,会感觉被我目光注视的地方像是被人抚摸一样……你的内心会对突如其来的欲望感到无比羞耻,而身体却会对欲望产生更大的渴求,越是感到羞耻快感就越强烈……淫奴春菜!」回过神来的春菜看见我的目光盯在了自己娇嫩的玉乳上,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双峰顶端的蓓蕾立刻充血挺立起来,一股火热的欲望传遍四肢百骸。

          【身体好热……不可以……怎么会这样……】春菜极力想抑制这股欲望,却不由自主的迎着我的注视挺直了身体,似乎是想让我更好的观察她的胴体。

          「春菜同学,听说你很喜欢结城梨斗是吗?」我突然问道,被情欲困扰的春菜一愣,下意识的诚实回答道:「是~ 啊哦哦……」在她开口的时候,我使坏的将目光转向了她胯间的蜜穴,从未被侵犯的处女地犹如感受到十倍快感的爱抚让春菜发出一串诱人的淫叫,在我的视奸下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看着依旧沉浸于高潮余韵中的春菜,我吞了吞了口水,继续说道:「春菜同学,你对结城君告白了吗?」「没……嗯啊……没有……」「春菜同学你不是非常喜欢结城君么,为什么不对他告白呢?」「唔呃……因为菈菈也……啊嗯……也喜欢结城君……噢呀……我们是好朋友~ 友……雅蠛蝶……」春菜一边述说着对结城梨斗的感情,一边却享受着视奸的快感,这种错乱的行为让她涌起了强烈的羞耻感。

          电影 男主角 易望着随随便便再次达到高潮的春菜,我的嘴角掠过一丝淫笑,用出烙淫瞳的能力说道:「母狗春菜,你和菈菈是好朋友,也都喜欢结城君,只要你是足够优秀的小姑娘,你们三个人可以永远在一起啊……你会坚信只有经过我的调教你才能最为最优秀的小姑娘,所以你会主动请求我的调教。

          而且无论我的调教让你感到多么的羞耻,只要想到心爱的结城君,你都会毫不犹豫的接受……淫奴春菜!」「结城君……爱……调教……接受……」春菜喃喃自语重复着我的暗示,顿时双眼一亮,欢声道:「校长大人,请您将我调教成最优秀的小姑娘吧,为了心爱的结城君,我会努力的。红玉一边用香舌不断吮吸着老头的肛门,一边伸出纤纤玉手套弄着老头的肉棒,做出这样肮脏下贱事情同样让红玉也是兴奋不已,早忘记还钻在自己蜜穴里的侏儒,正当红玉不停的用香舌卷起自己的津液向老头的肛门深处送去时,忽然感觉自己高高鼓起的肚腹一沉,娇躯被重重的压向地面,子宫里顿时传来一阵被向下拉扯的沉坠感,红玉的子宫深处并没有经过开发,所以并不算敏感,但是从子宫里传来的异样感还是让红玉疼的一阵闷哼,这才想起来正向自己蜜穴深处钻去的侏儒,回过头看时才发现侏儒已不见踪影。

          “这小孩……什么时候全钻进去了,也不给我说一声……这种压迫子宫的沉重感……好奇怪啊……”红玉想到自己身上最神秘的部位已经被陌生的男人粗暴的侵入,不由得双颊潮红,娇嗔着啐了一口暗骂道:“不过怎么没什么感觉呢……还以为整个身子塞进去会有多疼呢……”侏儒全身的重量压在红玉的子宫上,红玉原本平滑的小腹已经被顶起一大片突兀的凸起,隔着被撑起到半透明的白嫩肌肤,甚至隐约可以看见侏儒在红玉蜜穴深处蠕动的模样。

          红玉伸出手轻轻隔着被撑起的肚子抚摸着侏儒,蜜穴里传来的异样充实感让红玉遐思蹁跹,淫水更加汹涌的流出来。

          原来侏儒早在红玉专心对付老头肛门的时候,便已将双脚也收进了红玉蜜穴里,只不过那时红玉全部心思都放在老头身上,加上淫水汹涌,早将蜜穴深处和子宫弄得一片湿滑,已经适应了侏儒粗暴钻入的红玉根本没觉察侏儒早就全身没入了蜜穴。

          侏儒此刻已经粗暴的撑开了红玉紧致的子宫颈,双脚蹬着红玉蜜穴肉壁,全身弓起猛地发力,整个身体便硬生生的挤进了红玉的子宫里。

          红玉的子宫未经开发,此时还十分紧窄,侏儒上半身刚挤进便几乎已经将有限的狭窄空间占满,侏儒被布满褶皱的软肉夹得有些呼吸困难,只得将身子一蜷,才勉强将还撑在子宫颈外的双腿也缩了进来,红玉被他这番折腾弄得闷哼一声,鼻息逐渐沉重,忍不住娇喘起来,吐出的芬芳气息直接吹进了老头的肛门,老头被红玉这番突然袭击弄得无比刺激,爽得双腿直打颤,胯下已经有些硬挺的肉棒如同弹簧一般猛地绷紧,积蓄了三十年性欲的粗大肉棒果然非同凡响,雄赳赳的挺立起来。

          红玉淫荡的乜斜了那根昂首挺胸的粗大肉棒一眼,套弄肉棒的纤手上下翻飞,花样层出不穷,巨大的刺激爽得老头不能自已,沉重的大口喘起来:“你……你这骚货……到底是什么人……这技术……就算是瑾老板……也是远远不如的啊……”“老阳痿你这会说的倒像是句人话!”红玉没有回应他,只是卖力的使自己沾满口水而润滑的香舌尽量深入黝黑的肛门里,干脆用朱唇紧紧贴在肛门周围,将肛洞周围的翻出来的嫩肉都吮进嘴里,以便舌尖能更深入的探进肛门深处,还不时发出“嗯……嗯……嗯……”的诱人鼻音,正在这时一直缩在红玉子宫中的侏儒忽然大笑着说道,那声音隔着红玉的肚皮传出,有些模糊而不真切:“我选的妈妈会是一般人吗?你恐怕还不知道,红玉妈妈的蜜穴里更是奇妙,肉壁里竟然会散发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温度来,我刚钻进来的时候还是散发着炽烈的热浪,等到我的身子快要没入子宫,竟然化为冰冷刺骨的寒气,要不是刚才我缩进来的快,这会这根挺起来的肉棒可就不保……嗯……啊哈哈哈,我……这……这就是传说中的勃起吗?红玉妈妈你快看看我这算是勃起吗?”红玉闻言面色一红,佯作嗔怒道:“少胡说,什么忽冷忽热……你当老娘……你当妈妈是怪物啊……你既然还在妈妈肚子里怀着,就不要乱讲话了,你什么时候见过胎儿在妈妈肚子里就大呼小叫的?你要是再乱讲话,我就不让你继续待在我的子宫里了……”“不是妈妈……我说的是真的,你看我的肉棒硬的好难受,是不是被刚才那一阵忽冷忽热刺激到了?”侏儒苦笑着说道,一边将身体在红玉的子宫里翻了个身,改成俯身朝下的姿势,红玉突然感觉已经被高高撑起的肚子上又传来一阵鼓胀感,低头看去时,却见那一片凸起竟又突兀的挺起一根更高的肉棒状的凸起,红玉小心翼翼的将手放上去摩挲着,片刻之后俏脸又是一红,娇嗔道:“你……你竟然真的在妈妈肚子里勃起了……好讨厌……”“不行了……红玉妈妈……你摸得儿子肉棒好难受……痒得好难受啊……有……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这……这是什么……不像是尿……白色的……黏黏的……难道是精液?”侏儒在红玉的子宫里翻来覆去的折腾,一边慌张的自言自语道,只是苦了红玉,被他这番折腾弄得娇喘不已,淫水更是汹涌而出,其中更是混杂着不少乳白色的液体。

          “可恶的儿子……竟然在妈妈子宫里射精……我要是被儿子在子宫里就搞怀孕了……这种感觉……好奇怪啊……”红玉羞恼的伸手捧起那滩乳白色的精液,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处男的精液确实味道浓烈,嗅得红玉性欲愈发强烈。

          “你……你这骚货……舌尖顶到不得了的地方了……老子……要……要射了!”老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前列腺忽然被一团柔软灵活的事物撩拨着,知道红玉正用舌尖隔着软肉要命的刺激舔弄着自己的前列腺,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深入刺激的他当下再也把持不住,三十年未曾有过反应的粗大肉棒如同挣脱囚笼的野兽般放声嘶吼着,龟头猛地一抖,将一股浓稠的精液猛地喷射在红玉早就捧在自己肉棒顶端的手心里。

          电影 男主角 易“啊……你们两个奇怪的男人……这样弄一番也还真有些意思……弄得红玉好舒服……”红玉娇喘着同时也到了高潮,却见她岔开的双腿猛地一颤,被大大撑开的蜜穴中一股汹涌的淫水喷射而出,一个猥琐的身形却也赫然随着这股洪流一同被从红玉的子宫里冲出。

          却见侏儒挺着依旧坚挺的肉棒,脸上露出无比满足的神色,瘫坐在红玉两腿间的淫水里,全身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看起来就好像一个裹在羊水中的巨型胎儿。“这小孩……差点就把我的秘密暴露出来了……”红玉慈爱的看着眼前这个仿佛自己孩子的侏儒,心里不由得暗自庆幸道:“至少现在还不能把这个秘密暴露出来……” 第十四章瑾娘本以为这次调教足以让红玉败下阵来,从而沦为花满楼最下贱的招牌女,毕竟这次找来对付红玉的是两个根本对女人没兴趣的无性人——瑾娘自己也是个淫荡的女人,清楚就算找来的都是身强力壮的大汉,在红玉这种淫姬面前,无论多少都不够她们玩的,只有性冷淡才是痴女们最难缠的对手。

          瑾娘盘算着单凭展出红玉这块肉招牌的收入,准备再将花满楼的面积扩大一倍,心想着要不要到大明寺对面开一间分店:“红玉那个骚货的蜜穴那么湿,秃驴们肯定喜欢排着队把光头塞进去开光,再在那一对美乳上撞得响上几响。

          ”瑾娘满心欢喜的推开门走进调教室,眼前的情景就像迎面泼了一盆冰水,把她满心的喜悦都冲的烟消云散,一抹得意的冷笑凝固在她的脸上——酒糟鼻老头挺着高耸的肉棒瘫在墙边有气无力的喘息着,屁股下沾满了红玉晶亮的津液,那根三十年没有反应的肉棒上满是黏稠的精液,硬邦邦的似乎再也不会瘫软下去。

          而那个总是令人哭笑不得的侏儒更是丢人现眼,仰面蜷缩在地上一大滩液体里,瞪大眼睛露出满脸的痴傻表情,全身湿淋淋的,就像刚生下来沾满羊水的巨型胎儿一般——除了那根仰天直立的肉棒还兴奋的一下一下跳动着,显示着他是一个有着旺盛性能力的成年男人。

          而红玉正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看着瑾娘,眼里挑衅似的媚态让瑾娘一时有掐死她的冲动,摊开的双手各捧着一滩散发出腥臭味道的精液,只是右手那滩比较浓稠——瑾娘用鼻子闻都能闻出来那是侏儒射出来的,处男的精液总是比老头的精液有活力,味道也更刺激。

          “没想到……这样的调教都能被你通过……”瑾娘失魂落魄的呆立半天,才低下头黯然说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你这骚货的技巧了……”“说真的,这次能够通过调教真是偶然……”红玉嫣然一笑,将捧在手心里的精液送到嘴边,伸出舌尖舔舐得干干净净,这才看着两个被她折磨的半死的男人笑道:“不过这两位倒是很意思的人,要不是他们,红玉这次肯定难免落在你手里了……”“什么有意思……这两个废物,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们的!”瑾娘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道,吓得两个男人都是面色惨白、战栗不止:“尤其是你这个老废物,老娘舔了你几个月,你就那么一点点反应,倒是被别人弄几下就一泄如注了。

          ”红玉正专心的用舌尖刮着粘在嘴角的精液,根本没有听见瑾娘的话,此时才抬起头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啊……没……没什么……”瑾娘忽然满脸堆笑,看着红玉说道:“倒是要恭喜红玉姑娘通过这第二项调教内容,接下来就是为红玉姑娘准备的第三项也是最后一项调教内容——肮脏调教,目的是为了让红玉姑娘能更好的适应男人身上肮脏的东西。

          不过呢……因为红玉姑娘本身对一般的肮脏事物的承受能力就很强,所以此次调教的材料比较特别,少不得还要准备半天,就请红玉姑娘在此稍等……”瑾娘话没说完,“砰”的一声,调教室的门就被人重重推开,瑾娘回头正要发怒,却听一名下等仆役跌跌撞撞的冲进来,惊慌失措的大喊道:“瑾……瑾老板,不……不好了……”“什么事这么慌张!没看见老娘这正忙着吗?”瑾娘粉面含怒,气冲冲的问道。

          “外面……外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突然来了一大堆乞丐,成群结队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嚷嚷着非要进到花满楼里来,吓得楼里面的客人纷纷翻窗逃走。

          我们不想让这些臭要饭的进来,可他们人太多根本拦不住,反而被一通好打,这会几个弟兄都挂了彩,还请瑾老板出面摆平一下。

          ”那名仆役捂着半边被打肿的脸泣不成声的说道,眼睛却贼溜溜的盯着红玉身上那几处诱惑的部位不放。

          “摆平?什么摆平?”瑾娘闻言竟然大笑起来,她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红玉,对那名仆役说道:“我正要派人去找一些臭要饭的乞丐们来参与我对红玉姑娘的调教,没想到他们自己就及时送上门来了,倒省了老娘不少心思,老娘倒要亲自出面会一会这些乞丐,给他们安排点好活做做。

          ”“可……可是瑾老板……”那名仆役面露难色支吾着说道:“可是那些乞丐看上去就不像善茬啊,他们来的时候还轮流抱着一个年轻小姑娘,沿着大街一路抽插着走过来的,那个女孩被他们拦腰抱起,也不嫌那些乞丐肮脏,主动环住乞丐的脖子和他们舌吻着,双腿还盘在乞丐的腰上帮那些乞丐更大力抽插自己,被那些乞丐轮流干的淫水直流浪叫不止。

          我看那些乞丐不像是来乞讨,倒像是来故意找事的——瑾老板您想想,他们这样带着姑娘来花满楼找乐子,这不明摆着是来打咱们花满楼的脸吗?”“听你所说,倒像是我的一位故人呢。

          ”红玉听那仆役的描述,倒是想起自己认识的一个人,仔细想了想,心中更是怀疑起来,忍不住插嘴道:“是不是一个外表清纯、约莫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她贴在乞丐身上不停的迎合着肉棒的抽插,一直背对着我们,我们也没看清她究竟怎生模样……只是看身材……倒有些像是十六七岁的年轻小姑娘。

          ”仆役痴痴的盯着红玉白皙的玉体,目光都呆滞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

          “红玉姑娘认识的……难道是那个曾经求我算她哥哥下落的小姑娘?”瑾娘想了想,脸上神情变得更是阴险,止不住的冷笑道:“既然又是故人来访,那我更要去会一会了,红玉姑娘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瑾娘不妨先去看看情况,我……我此刻不方便公然现身……”红玉迟疑片刻,缓缓地说道。电影 男主角 易“既然这样,红玉姑娘稍等片刻,我去看看情况就回来。

          ”瑾娘阴森森的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瑾娘面带冷笑走了回来,却见刚才来报信的仆役此刻已经瘫在地上气喘吁吁,稍显疲软的肉棒上还沾着红玉的淫水,而红玉则剥了他的散发着骚臭味道的内裤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和鼻子,蜜穴口不住的滴落刚才那名仆役的腥臭精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娘子我要吃奶电影

          疯子的电影

          花季雨季电影 16

          情在网王 华若 电影

          抗战之反恐精英电影

          电影边城

          本页面更新于2021-12-09 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