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DE722709D'></code><style id='8DE722709D'></style>
    • <acronym id='8DE722709D'></acronym>
      <center id='8DE722709D'><center id='8DE722709D'><tfoot id='8DE722709D'></tfoot></center><abbr id='8DE722709D'><dir id='8DE722709D'><tfoot id='8DE722709D'></tfoot><noframes id='8DE722709D'>

    • <optgroup id='8DE722709D'><strike id='8DE722709D'><sup id='8DE722709D'></sup></strike><code id='8DE722709D'></code></optgroup>
        1. <b id='8DE722709D'><label id='8DE722709D'><select id='8DE722709D'><dt id='8DE722709D'><span id='8DE722709D'></span></dt></select></label></b><u id='8DE722709D'></u>
          <i id='8DE722709D'><strike id='8DE722709D'><tt id='8DE722709D'><pre id='8DE722709D'></pre></tt></strike></i>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笔仙惊魂》最新章节。

          收了线,脸上仍有藏不住的笑容。

          我跑得有点气喘,一把拉住了她的扁担,喘着气说:”放……放下。“玉儿嫂不解地望着我,放下扁担,我喘匀了气,说:”梨子挑回去,按一等品给你钱。

          “玉儿嫂涨红着脸,不知所措地望着我,说:”我……我……咋地啦?“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说:”没咋地,按一等品给你算帐,行不行?“,玉儿嫂嗫嚅着不知说什么好,我一看这架势,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扁担,把梨筐担了起来,就往回走。

          玉儿嫂先是红着脸跟在后面,然后过意不去地说:”许站长,还是我自已挑吧,怪过意不去了。

          “我回头看了她不堪一握的盈盈细腰,那风摆柳枝似的苗条身段,说:”算了,我虽然没有山里人劲大,好歹也是个男人,这点东西还挑得起。

          “玉儿嫂挽了挽鬓边的发丝,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没再吱声儿。

          笔仙惊魂我吩咐他说:”“”把梨子称称,不许压份量,按一等品算,快点。

          “曲林子忙麻利地把筐抬去过了秤,点出一把票子,我点了点对数,边递给她边说:”玉儿嫂一个人持家不易,以后谁也不许刁难她,否则就给我走人。”说着眼睛里已溢出晶莹的泪水,急不可耐地眼巴巴望着我。

          我全明白了,摇了摇头说:“不行,多少钱这种忙我也不能帮,这不是让我犯罪吗?”说着走回去躺在被上翘起了二郎腿,不再瞅她。

          李小姐娇美的身子开始打起颤来,她在仓库里没头苍蝇似的转了几个圈,忽然一下子跪在我的面前,把我吓了一跳,连忙坐了起来。

          李小姐颤抖着嘴唇,哀求我:“我……求您了。

          ”她揪紧自已的衣裳,鹅黄色的t恤衫被拉紧,映出乳房丰盈娇美的形状。

          她的清脆的嗓音开始有些沙哑,不住地向我哀求:“求您了,帮帮我,您要什么我都答应,真的。

          ”我看着她漂亮性感的脸蛋儿,玲珑有致的身子,一丝邪念涌上了心头,我缓缓地问:“真的……什么要求都肯答应?”她一看我要答应她,兴奋地点着头,说:“是是是,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我立即说:“我就要你,行不行?”农村的婶婶暑假放家回来.由於家在南方农村.回来正值农忙时节.我家劳力多,但邻居八叔叔(算是远亲了)家劳力少.且叔叔身体不好.干不了什麼活只能呆在家裡或偶尔作点家务.於是我就得经常替婶婶帮忙干农活了.这也导致事情的发生.其实我也愿意帮婶婶干活.一则我觉得她苦没人帮忙.二则她作的菜很好吃.每次帮忙后总有顿美餐.还有就是我特别喜欢她的美.最后我还可以用她亲手準备的温水洗一次舒服的澡真叫人爽!其实她才二十六岁而我刚上大学一年级才二十.但论辈份得叫她婶.农活要忙一个月.我前后帮她干了二十多天眼看就一天就干完活了.再过四天我也得返校了.那天干了一天活照样傍晚五点从山脚回家(她家的田要从那小山脚绕过).我们一路有说有笑.还有傍晚的凉风真爽感觉世界的美妙突然婶问我你什麼时候走呀她的意思是回校.我说再过四天.谢谢你帮我干了这麼多活.真不知道怎麼谢你.她感激嫵媚的笑.那样子特别诱人.现加上劳动的美,我发现她风韵犹存而且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期.二十六的少妇!!我突然有种和她作爱的衝动.你怎麼不说话你怎麼了突然发现自己在呆呆地盯著她的胸暇想.我在想.......我一时忘了怎麼说男人想这事时就会发抖.真是要命.想什麼想不想留下陪婶她突然说然后一笑真甜. 当然想,我不好意思的看她一眼.突然一阵风吹来撩起她的衣裳我发现了她丰满的奶子.像两个大蜜桃!!她看到了也不好意思脸红显得更美丽.你真坏!快说你想我怎麼感谢你我看她的眼神和听她的声音有一种挑逗的意思.我真想扑过去.但伦理和身份不容我这样.我强压欲望.但眼睛却停在她身体上她也用要烧起来的眸子把我锁住身体都往前倾.不知道什麼力量我越靠越近.你真美!我突然对她温柔而又有些胆怯的说.」,嘴裡说著,一手抱住婶婶,婶婶也回过来搂住我,我们四目相对,渐渐地,我把嘴向她那樱桃小嘴吻过去,婶婶此时微闭著眼睛,俏脸泛春,迎合著我的吻,当两片热唇接触的那一剎那,我把舌头探入她那甜美的口中,她也用那美妙的舌头热烈的缠绕住我的舌头,我们彼此热烈的相吻著,吮吸著对方的舌头,吞嚥著甜美的口水。

          这一吻,吻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依依不捨的分开.我们意思到地点的不安全性.婶婶指了后面的林子.我们一同来到一处茂盛的草地.这时,我的裤襠上早就搭著一个大帐篷,婶婶回头一看,掩面一笑,这一笑,真可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笔仙惊魂婶婶将手伸向背后轻轻一拉,那件白色的连衣裙边缓缓的滑落在脚边,哇,只见她穿著更性感的内衣,如果说刚才那件白色的连衣裙几乎是透明的,那麼现在她身上的内衣就简直是透明的,而且是网状的。

          裡面的各个部位清晰可见,看得我是血脉賁胀,两腿间的那根肉棒硬得有点发痛。婶婶轻移莲步,缓缓躺在床上,两眼满含无限春光,我迅速除下身上的一切,我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来,向上高高翘起,成60度,龟头血红,青筋暴涨。

          婶婶惊喜的看著我的大肉棒,「哇,好长,好粗,又白又硬,快过来,哦,我……我……」,此时我迅速爬到她的床上,三下五除二地扒光了她身上的一切遮掩之物,」哦,白嫩如脂的肌肤,高耸坚挺的双乳,深深的乳沟,平滑的小腹,白晰丰满的肥臀,微微凸起的阴阜上一片不算浓密的小森林,在中间,粉红色的仙人洞中早已是蜜汁四溢,潺潺流出,滋润著那片森林,展现在我面前的简直是一幅美人春睡图。

          而我比她也好不到哪裡去,可能由於是第一次,我的马眼裡也已是汁水滴滴。

          「噢,好软,好滑,好香」,我趴在婶婶的身上,嘴裡含住她右边的乳房,舌头拔弄著她那顶端的小樱桃,一会儿,那颗小樱桃变得又红又硬,一手握著她左边的大乳房,轻轻的搓揉著,一手顺著她那柔软而平滑的小腹,滑向那令人嚮往的桃源小洞,探指洞口,婶婶的蜜汁马上浸透了我的整隻手。

          「哦,噢……」婶婶发出如梦囈般的呻吟,同时慢慢扭动著肥臀。

          「婶婶,舒服吗,嘻嘻,我抬起头放开嘴裡那甜美的樱桃,调皮地问道,说完又埋头於她那深深的乳沟,又拱又舔,手上更是一刻不停,拇指和食指轻轻拨开那两瓣粉红鲜嫩的大阴唇,在她的阴核上缓缓地游动著,游动著,又慢慢转入她那波光粼粼的阴道深处,和著大量的淫水,由轻则重,由慢则快地抽插著。

          「好……耶……噢……好痒……使劲点……」此时的婶婶紧闭著双眼,双手抓著床单,嘴巴张得大大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身体像水蛇一样剧烈地扭动著。

          「婶婶,该你為我服务了,我好胀哦」,我见好就收,手指抽出她的阴道,放到自己的嘴裡舔乾净手上的蜜汁。

          边吮边故意调皮地说。

          「你这小坏蛋,你好会掌握时机喔」,婶婶半嗔半娇地说:「转过来,我给你吸吸,但是你也要帮我舔呀」。

          於是我们成69式,我将那话儿探入她的樱桃小口,顿时一股温暖湿润的感觉刺激著我的中枢神经,又经她的美舌在我的龟头上时而来回画著圈;时而抵弄我的马眼;时而整根吞入;搞得我差点射在她的嘴裡。

          我也不甘示弱,让也把美腿分得大大的,小穴同时就张得开开的,两片阴唇一张一翕,淫水也同时一滴滴溢向洞外的森林裡,「哇,这样不是太浪费了」我说著低下头,把溢出的蜜汁舔得乾乾净净,又探舌入洞,撩弄著阴唇,在她的阴核上抵弄著,舌尖上的味蕾磨擦著她阴核和阴道,目光又转向她小穴处的那颗小豆豆--阴蒂,拨弄了几下,婶婶不断地呻吟著,并且压在我身下的身子发出阵阵的颤抖。

          「哦……呀……小亲亲……快……快把你的大家伙放进去……喔……耶……好痒……好刺激……」婶婶终於忍不住了,「好,我来了」,我从她嘴裡抽出大肉棒,随手抓了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使得她的小穴更向上凸,将她的两腿分开架在我肩上,将肉棒抵著洞口,由於蜜汁作润滑液,所以在初入时很顺利,但当还剩一半时,好像裡面很紧,我当时也不管那麼多,使劲一挺,婶婶发出「哇」的一声,但我的整条肉棒已探入洞底,龟头上的马眼感觉好像顶在什麼东西上似的,她那裡好像还在一动一动,一吸一吸,弄得我好痒。

          「快……快插……好老公……喔……呀……哎哟……好……好舒服……哦」,婶婶红著脸催促著。

          「呀……嘿……喔……」我嘴裡也哼哼,身体向前使劲挺著,以便插得更深,每插都插到底,又让马眼顶著她的花心左旋右转一下,之后又快速抽出至龟头刚不出小穴口,又快速插入,由慢至快,搞得婶婶呻吟震天(还好她家房间几乎是全封闭的,又装的是隔音玻璃),高潮迭起。

          「快……喔……好痒……育……爽……好哥哥……快插……插吧……使劲……哦……呀……爽死了……小亲亲……用力……噢……舒服……你……你好厉害……哦……呀……快……我不行了……我要洩了……洩了……」呻吟声深深地刺激著我的大脑,於是我下身抽插得更卖力,时而顶著花心转转,时而让肉棒在她的小穴裡一抖一抖跳动几下,更深更快更猛的抽插,我感到自己好像身处云端,全身,特别是肉棒,又麻又酥又痒,外加上婶婶刚才洩出的大量阴精把我的龟头浇灌了个透,此刻我也狠命抽插了几下,顶著花心,将大量热乎乎的阳精,全射入她的花心裡。

          「好烫,好爽」她嘴裡说著,身体随著我射精时阴茎的跳动而剧烈地颤抖著。笔仙惊魂射完精之后,随著快感的慢慢消失,我伏下身,搂著她,相拥休息了一会儿。

          「小寧,你不会怪婶婶吧」?「什麼呀,我怎麼会怪你呢,我让你这个大美人破身是情愿的」,我调皮的说著。

          「其实刚才我在我们的可乐裡放了那麼一点……」,婶婶颤颤地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第一滴血3

          金瓶梅百度影音在线观看

          蜡笔小新国语下载

          天龙八部27

          肉嫁在线观看

          冰河世纪1英文版

          本页面更新于2021-11-28 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