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0AA677C97'></code><style id='F0AA677C97'></style>
    • <acronym id='F0AA677C97'></acronym>
      <center id='F0AA677C97'><center id='F0AA677C97'><tfoot id='F0AA677C97'></tfoot></center><abbr id='F0AA677C97'><dir id='F0AA677C97'><tfoot id='F0AA677C97'></tfoot><noframes id='F0AA677C97'>

    • <optgroup id='F0AA677C97'><strike id='F0AA677C97'><sup id='F0AA677C97'></sup></strike><code id='F0AA677C97'></code></optgroup>
        1. <b id='F0AA677C97'><label id='F0AA677C97'><select id='F0AA677C97'><dt id='F0AA677C97'><span id='F0AA677C97'></span></dt></select></label></b><u id='F0AA677C97'></u>
          <i id='F0AA677C97'><strike id='F0AA677C97'><tt id='F0AA677C97'><pre id='F0AA677C97'></pre></tt></strike></i>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evelyn lin》最新章节。

          哦。

          姑姑被我拉着自己的小手,不知所措道:「谢谢你关心我。」我一看姑姑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身上发出一般女人的肉香,他忽然觉的很兴奋,真想抱她,但是还不敢。

          我道:「那么,姑姑!姑夫走后,你习惯吗?」「你还小,很多事你不懂……」「不懂才问啊。

          」我不等姑姑说完就说。

          「多羞人啊!我不好意思说。

          」「你看这里除了我们两人外,又没有第三人,说给我听嘛。

          evelyn lin姑姑被我吻得脸上痒痒的、身上酥酥的,双乳抖得更厉害,阴部也不知不觉中流水出来,于是附着我的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小马,您叫我守寡怎么受得了,我是健康正常的女人,我需要……」以下的话,她娇羞得说不下去了。

          「需要什么?」我问道。“你呀跑这么快干嘛?不去领工资啦!平日里你小子可是老念叨着这事啊!”被这本老是被我叫做木木(他名字的林字有两木组成,所以就这样喊了)的家伙如此一说,才想起了今天可是要发工资的啊!听明白意思后,我又是转到了另一边,就朝着厂里的办公楼跑去了。

          “哎!!!别跑!别跑啊!”这木木是怎么了?又要我留下来了,站定了,表现着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看向了他,他见我站定后,又接着说道。

          “手里拿着那么多工具,你就去领工资啊?真是,也不用大脑多想想的,平日里那么有主见,一听到有钱了,什么魂啊、魄的就全没了。

          ”听着木木对我的唠叨,我心理是明白的,我平日里的冷静可并不是因为这点钱就给埋去了,而是让我第一次尝试到的情爱滋味,害得我现在的心,还涩涩的、酸酸的不是个味啊!看着手中的工具,我就朝着木木跑了过去,把工具朝着他手里一放,而后一转身又再次跑向了办公楼,丢下一句话,给了还在我身后不知是怎么回事的木木。

          “帮我把工具放好,我先去领工资了!”刚把此话说了出去后,那身后的木木,一句不满意的话就接着说了过来。

          “小子!提醒了你还占我便宜,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听了木木那句‘收拾我’的话,我跑动的身形就一个慢了下来,想着他收拾我,无外乎又是要问我身旁那些美女的事了。

          你的美女师傅今天穿了什么样式的上衣啊?回答了这个问题后,他马上就又会问一个。

          那你的美女师傅下半shen又是穿什么的啊?今天好象是穿牛仔裤吧!如果我把实情就这样说出口的话,那这木木就一定又要发楞数分钟,口水乱流一阵,而后感言几句。

          那样穿的话,她那下半shen定是原样必露啊!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好好看一下呢?没天理的、我要抗议、我要反对、为什么我就不可以被安排在她们身边呢?啊......“咚!”往往就在那一声后,他才会感到头怎么痛了?转头看向我,见我举起的手,就明白了刚才头上的痛,就是因为我的出手才痛了起来,见他对我表示的不满,我也是无奈着摆了摆手,说了一句。

          evelyn lin“我不出手,还不知道你感想到什么时候了?”说出了此话后,他也定是明白了我的心意,也想起了平常的他,要是没有我中间的出手,那这小子一想起淫荡的事来,可就没完没了了。

          那你的方雨姐姐呢?有没有又帮你干活啊?这两句问话,是每次回去,睡下前,他必定要问我的,我也是每次回答他说。当然啦!那他可一定又会接着用手推了推我的身体问道。

          那你有没有对她下手呢?按着两个月来的常话来说,我定是碰也没碰方雨姐一下了,可今天呢?想到了这,也就想到了今晚我该怎么回答啊?也就想到了我为什么要做那样的傻事?去试探她,把她的心翻了出来,让自己知道她其实是很想让我对她下手的,而这个做了这样事的主事者我呢?却说了‘不喜欢’三个字,还那么大声着说给了方姐她听,那她此时心中的痛苦将会是怎么样的啊?想到了这些,我又是怪起了自己——今天是发了什么疯啊!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话都被我说了出来。

          就因为这件事,两个月来好不容易养成的生活习惯就可能从今天开始不同了,就因为这件事,我又伤了多少人呢?如果说伤了我自己的话,是我咎由自取,那方姐呢?却是我今天始终放不下来的心事,她有什么错,她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都没有!可我却让她整天精神恍惚了,平日里那神采洋溢的方姐,从我那句伤心话后,今天再也没有从她身上看出一点来了,这些都是谁干的呢?是我,是我这个混蛋干下的!你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干下这样的事啊?真是狠透了我自己!第五节 自由就因为再一次不小心着想到了方姐,那在我心中就产生了翻腾的情绪波动,直到我慢走后,进入了财务科,站在了出纳面前时,还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听到一句。

          “吴兵!你第一个月工资,出勤28天,无请假,算上满勤奖,你的工资一共是876.54元,给!自己点一下。

          ”一个不算多沉的信封就放在了我的手里。

          手里捏着装满了我第一个月工资的信封,没有目的性的我一个转身,又走在了回去的路上,心理虽已经被痛意震得快麻木了,但痛苦的感觉还是一阵接一阵传了过来,我恨这样的感觉,我不想再要这样的感觉了,因为这样的感觉的产生,只能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说,自己的心又在责怪自己,而让自己受到痛苦来处罚自己了。

          猛得又想跑起来了,因为我刚才感觉到,用力的跑可以稍微减轻一下痛苦。

          可才一个刚起步,手向后一摆,就听见。

          “哗啦啦!!!”手里一个微重的东西一轻,让我知道是丢了什么东西了,转头往后一看,是满地的钱,有百元的钱、有五十的、还有十元的、更多的是几块发着‘叮叮当当’声的硬币。

          看着这满地的钱,我神经质着做出了一件事,踏出了身下的一脚,对着那些钱,有力着一边接一边的踩了下去。

          嘴里还喊着。

          “要你们干嘛?要你们干嘛?”可只是踩了那几脚后,看着本还崭新的钱币,就因为自己那几脚,变得脏乱起来了,又心痛着扑倒在地,一张接一张着,一枚接一枚着又被自己捡了回来。

          看着刚被我又收回来的钱,想着刚才我做的事,突然着对自己就陌生了起来,做出这样的行为,跟平常的我,根本是不能让人理解的啊!平日里,我在这个厂里干活,说不上兢兢业业吧!但也是尽心尽力,因为我知道,自己在这能找到一个工作,实在是不容易,所以即使再怎么苦,工作再怎么让我不开心,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为得只是心中的一口气,为得就是想证明自己,可以单独着在这个世上生存下去,不用混得凄凄惨惨着回到了父母旁,让自己失去了生活的信心,让父母也丢尽了脸面。

          可今天是怎么了?竟做出那些不能让自己理解的事情来,以前不是看着电视中那些纠缠在情爱中的男女,都是很不以为是着,认为他们太傻了,感情有必要谈得那么痛苦吗?可一旦自己也沾到了这个情爱后,而且只是那么轻微着沾了一小点,心中那痛苦的感觉,怎么比起电视中的痴情男女,还要感觉难过啊?“姐!慢一点啊!”正在我蹲着身,手中拿着捡起来的钱还发着楞的时候,前面拐角处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只是把这声音在我大脑中一个过滤,我就判断出了是方冰说的!她在说她的姐,那就是在说方姐了!方姐要过来了!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呢?我不能看见她,我不敢看见她!心中的担忧,心中的彷徨,让我做出了一个决定,站起身,一个小跑,就把自己的身体躲在了楼道里了,埋着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要露出太多了,就怕她们姐妹俩看到了我。

          虽然心理知道,即使她们现在正面着看到了我,我也可以当做什么也没看到,或者随便向她们打个招呼就混了过来,可那样做,就是心中感觉怕,具体要我说怕什么?自己也是搞不清楚啊!就是怕见方姐,可能是心中对她感觉有愧吧!“姐!!!你到底是要干什么啊?”方冰疯丫头大声着询问声就在离我不远处的走廊上传了过来。

          “想看看他!”他?方姐口中的‘他’,该不会就是在说我吧?“还看他干吗?他都对你说了这样的话,以后我们跟他绝交!”疯丫头的一翻狠话,让我确定下来,方姐口中的‘他’,就是我了。

          “我喜欢他,是我的自由,反过来说,他不喜欢我,也是他的自由,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喜欢,就改变了他人心中的喜欢啊!他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心理话,又不是要故意着想伤害我,我怎么就可以赌气,跟着他绝交了呢?”听着方姐口中的言语,心中本有些稍微降下来的痛意,又升上了起来。evelyn lin“姐!你这人啊!就是太好了,要换我,非活宰了他不可!”心中的痛意,就因为疯丫头的这句话,寒意狂升。

          “死丫头!看你说的!”“姐!你终于笑了!这我就放心了。

          ”听着疯丫头说出了她姐笑了,不仅是她放心了,我也是很开心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重生之中华 中国之子 电影

          性奴柳岩电影

          玄幻电影地名大全

          网络穿越电影的审美特质

          程?P 电影

          商场重生电影

          本页面更新于2021-12-09 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