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9996997035'></code><style id='9996997035'></style>
    • <acronym id='9996997035'></acronym>
      <center id='9996997035'><center id='9996997035'><tfoot id='9996997035'></tfoot></center><abbr id='9996997035'><dir id='9996997035'><tfoot id='9996997035'></tfoot><noframes id='9996997035'>

    • <optgroup id='9996997035'><strike id='9996997035'><sup id='9996997035'></sup></strike><code id='9996997035'></code></optgroup>
        1. <b id='9996997035'><label id='9996997035'><select id='9996997035'><dt id='9996997035'><span id='9996997035'></span></dt></select></label></b><u id='9996997035'></u>
          <i id='9996997035'><strike id='9996997035'><tt id='9996997035'><pre id='9996997035'></pre></tt></strike></i>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修改认知系统》最新章节。

            「妈妈,爽不爽啊,喜欢不喜欢被儿子干,喜欢不喜欢被人轮奸啊?」  「恩、恩……不要停下来,好痒啊,我喜欢被你们操,来干我吧!我的逼好痒啊……」  我把鸡巴从妈妈的嘴里拔出来,鸡巴被妈妈添的好干净,妈妈口交的技术真是看不出来,让我觉得很舒服,差一点就忍不住要射到妈妈的嘴里了,我把妈妈的腿放在我的肩上,妈妈很配合的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往她早已湿淋淋的骚逼里插去。

          第二种,是我发骚时出去找一夜情,认识的那些男人,这样的男人,大概有二十个左右。第三种,是跟感情,跟发骚,跟钱都无关的,就是以前夜总会的老板胡老大及他的朋友,在各种场合淫乱,我和其他姐妹参与,跟他们一起玩,一起吸毒,一起操屄,这样的男人,大概有个三四十个吧。

          最后一种男人,也是我操得最多的男人,就是那些花钱操我屄的嫖客了。

          我一听说到花钱和老婆武艳操屄的男人,更加兴奋,又使劲操了武艳几下,一边操,一边问:也就是你向他们卖屄的那些男人。

          他们总共有多少人?武艳想了想,说:我十八岁来北京,从开始卖淫到认识你,有整整四年的时间,每个月平均有十二三男人操我,一年算下来就是一百四十个,四年就是五百六十个。

          加上前面说到的三种男人,总共有六百多个男的操过我吧。

          修改认知系统如果是有老婆的,就去他们自己在外面买的房子里偷情。

          对于一夜情的男人,一般去开个宾馆房间就操。我女友说:“看你们两谁先射,谁先射我明天和谁玩。

          ”姐姐说:“好啊,我要把你老公先弄射了,我还没看过你们两个插穴呢。

          ”我为了明天可以插自己女友给姐姐看,便用一手玩起姐姐的小穴,另一手玩起我女友的小穴来,果然,不到五分钟,我就射了姐姐满满一嘴的精液。

          很快,K也在我女友的嘴里射了,两个女孩抱在一起,互相把嘴里的精液送给对方吃。

          当天晚上,我和K各自抱着对方的女友睡了。

          从这一天开始,我们四人的淫乱生活便开始了。

          江南,雾隐山中,鲜为人知的「圣慈庵」中,有三位绝色美人在礼佛,礼佛后她们便在静室中用斋菜。

          其中一位衣着华丽,容貌青秀的少女,对身边的中年美妇说∶「秦亚姨,多谢你和小倩姐给我到此拜佛。

          」美妇说∶「湘莲,本来令尊乃当今御史,身边高手众多,本不须咱们婆媳多事,只是「圣慈庵」中严禁男子步入,为了以防万一,总要有人保护你才行。

          修改认知系统」另一素装少女亦道∶「而且我和婆婆亦可顺便礼佛一番,若真有人想对湘莲妹不利或有不轨企图,哼!倒要他尝尝婆婆手中的长剑和我手中的一双分水刺。

          」御史千金姚湘莲望着玉女素心剑秦玉琴叹了一口气∶「秦亚姨,你保养得真好,外表顶多像廿五、六岁,若我在你这年纪还能保养得这样就好了。」秦玉琴心中一乐∶「湘莲,待会我传你一些养爿法门,这也是养颜妙法之一。

          」姚湘莲神秘地一笑∶「秦亚姨,小倩姐,你们可曾听说男人的阳精能养颜?」秦玉琴婆媳不禁一呆,耳根赤红,低声说∶「湘莲不要乱说,这些东西岂能……岂能入口!」突然背后传来一把男人声∶「谁说不能,男人阳精乃男之精华,对女人来说乃大补之物。

          」秦玉琴、胡小倩大惊,立时想转身抽出兵器,可惜她们突发现全身软绵绵,连手指也动不了,却听姚湘莲说∶「参见右护法,左护法,无念护法。

          」这时,三个男人走了进来,刚才出声的那人道∶「晚生乃天乐教护法古胜今……」又指着身边一名道士和一名和尚∶「他们乃护法左道和无念大师。

          因敝教教主仰慕秦、胡两位美人婆媳,故由敝教女使姚湘莲请两位来。

          」秦、胡二人怒目望向姚湘莲,却见她笑吟吟∶「秦阿姨,小倩姐,小妹乃想告诉你们天赐于人之乐,才带你们来天乐教见识人生真谛。

          」秦、胡二女光怒也没有用,唯有任由他们带至寺里的地下宫殿。

          走到一间秘室的门外,书生模样的古胜分出声∶「教主,玉女素心剑秦玉琴,天山飞燕胡小倩带到。

          」门来传来一把笑声∶「两位夫人幸会,幸会,有请!」二人被带入内殿,立即被眼前事物吓呆了。

          只见一赤裸少女,披着薄纱,丰乳,丰臀甚致耻毛皆影入眼底。

          只见她跪在地上,用口吮着一坐在宝座上的人的巨大阳具,那阳具足有成尺长,粗若甘蔗,那少女正陶醉在品尝那肉棒的滋味,竟不知有人来。

          胡小倩惊叫∶「你不是百花谷的兰花姐姐吗?」这少女正是百花谷的兰花仙子。

          她惊见有熟人,想退后,却被教主按着头∶「你不想要命了吗?」仍花仙子忙再低头吸吮,一会教主说∶「好了,上来吧!」兰花仙子起身爬到教主身上,把教主的阳具对准了自己的玉洞口坐下。

          一阵销魂之声响起,教主不断用手摸玩捏弄着她的双乳,一面说∶「兰花,上次叫你回百花谷传播本教教义,成绩如何?」兰花一面喘息,一面说∶「禀教……主,小使者已把……师姐*****,师妹茉莉和百合……教会了……和合之……法,后来……后来*****师姐又教……教了桃花师姐,她们……她们都开始明白……白天乐之……之道,只差教主……给她们男女……极乐。

          」教主道∶「好,她们也知女子之间也能交合。

          听说你们师父百花子年过三十,仍是处子,是不是?」兰花说∶「是……我们有……有时仍见师父臂上……上的「守宫沙」。

          」教主说∶「好,下个月,想办法带你师逢来,我亲自为她开窍。修改认知系统」兰花说∶「遵命!」教主说∶「好!待我好好赏你!」说着下身向上猛挺,兰花被教主干得欲仙欲死,死命抱着教主。

          身子随着上下升降,长发飘逸,乳轻摇。

          这样淫乱的光景把秦、胡二女看呆了,她们想偏个头或闭上眼,可惜却做不到,唯有眼睁睁看着这幅活春宫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随身带着个宇宙 嚣张农民 电影

          重生之财色天下 天下第一白 电影

          驱魔人电影下载

          乡村田野电影

          恋乳癖 电影

          诛仙有声电影

          本页面更新于2021-12-09 5:52